<code id="phnjh"></code>
    1. <blockquote id="phnjh"><u id="phnjh"></u></blockquote>
        <small id="phnjh"></small><listing id="phnjh"></listing>
      1. <mark id="phnjh"><u id="phnjh"></u></mark>
        偷得浮生半日閑
        來源:    發布時間: 2019-09-28 16:05     次瀏覽

        林紓 乙卯(1915年)作 消暑圖

        設色絹本 鏡心

        37×88.5cm 約2.9平尺

        題識:茅亭坐對萬風荷,夾岸垂楊帶水拖。不向家山思舊隱,畫中暫借作行窠。乙卯春三日獨游陶然亭,歸作此圖。紉薌太史大雅正之,畏廬弟林紓并記。

        鈐?。?/span>林紓之?。ò?、畏盧(朱)

         

        民國四年乙卯(1915年)的春天,林紓獨自前往陶然亭游玩,回來時畫下了一幅春景圖:夾水兩岸淡赭染就,點綴著初生的春草,漂萍荷葉浮于岸邊水面,新綠的柳枝低垂著,掩映著柳樹下的亭臺。亭臺之中憑欄而坐的文人,應該就是林紓本人。雖然只畫出了半坐半臥的背影,也令人輕易想象出他遠眺時的神情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“茅亭坐對萬風荷,夾岸垂楊帶水拖。不向家山思舊隱,畫中暫借作行窠。”林紓在畫卷的左上方寫下了這一首題詩。“不向家山思舊隱,畫中暫借作行窠”,雖然這么說著,但他的思鄉之情仍然不言而喻——實際上,林紓兩年前游陶然亭時,也表示出了離開北京,南歸故里的想法——畢竟京城之中,不似他的家鄉福州那邊,有錯落于城中的群山。是年,是林紓較為忙碌的一年,從上一年至這一年,林紓繪畫一百多幅,且“每作一畫,必草一絕句于其上”,除了作畫之外,林紓還發表了《蟹連郡主傳》、《魚雁抉微》、《云破月來緣》、《漁海淚波》、《溷中花》等翻譯小說,這樣的日常工作內容,實在算不得閑適,然而林紓能從中“偷得半日閑”,在陶然亭中獨自回憶起遙遠南方的故鄉

         

        林紓 高士訪友圖

        水墨紙本 立軸

        95×51cm 約4.4平尺

        題識:一路松光岸幅中,獨來獨往稱答身??蠈⒗献悠沛兑?,說與狂攘少年人。谷候仁兄大人大雅之屬,林紓并識。

        鈐?。?/span>林紓長壽(朱)

        出版:《林紓書畫集》P76,中國書店,2014年。

        展覽:《林紓書畫展》,北京商務印書館,2016年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閩地的書畫家,似乎格外喜愛在筆墨間表達閑適的意趣,林紓還有一幅《高士訪友圖》,水墨繪就的群巒疊嶂,竹林高樹點綴其間,在陡峭的山路上,有旅人策杖向山中的茅屋走去。林紓寫道:“一路松光岸幅中,獨來獨往稱答身??蠈⒗献悠沛兑?,說與狂攘少年人。”其風姿高標,給人深刻的意象,讓我們幾乎能夠想象出于松光中獨自行來又獨自歸去的文士形象,這亦是一種別具一格的閑適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潘主蘭 江山多嬌圖

        設色紙本 軟片

        43×116.5cm 約4.5平尺

        題識:江山如此多嬌,榕華弟鑒賞,潘主蘭。

        鈐?。?/span>潘(白)、子孫永保(朱) 

        出版:《潘主蘭國畫》P110,福建美術出版社,2005年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潘主蘭也畫山水,卻非“高士訪友”這般典雅之閑,而是“江山如此多嬌”的高曠雄邁之閑,云卷岳峙,一輪紅日懸于遠山之上,山下兩側又隱約有幾處茅屋、數片帆影,畫面平添生動的“人氣”,石青、石綠的山色與紅日對比鮮明,如此大膽的用色以及大片的留白,不由得令人為之神爽

         

        陳子奮 菊華雙英

        設色紙本 立軸

        98.5×34cm 約3平尺

        題識:意薌陳子奮寫。

        鈐?。?/span>陳子奮?。ò祝?、奮翁(朱)、藝齡六十年(朱)

        題簽:菊華雙英。乙酉秋月長樂陳子奮作

        題簽鈐?。?/span>田詒任藏(朱)

        出版:《詒齋所藏書畫初集》P22,1988年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鄭乃珖 1962年作 金盞銀臺圖

        設色紙本 立軸

        98×44cm,約3.9平尺

        題識:西元一九六二年冬十二月,三山鄭乃珖作于長安草堂。

        鈐?。?/span>乃珖(朱)、鄭氏(朱)

         

        鄭乃珖在1962年的冬十二月,畫了一幅《金盞銀臺圖》,畫面中只有兩叢水仙,球莖如拳,一叢已經開放出嬌黃潔白的花朵,風姿綽約地穿插隱現于綠玉似的葉片中,“月為精魄水為神,素質先含雪里春”,鄭乃珖筆下的水仙花,線條游走流暢而有堅韌之力,充盈著氣定神閑的韻味,不施一筆多余的背景,唯有這兩叢水仙靜靜地舒展著它們的葉片與花朵——此為歲朝清供,無人間煙火氣,卻于簡凈閑逸中帶著平易近人的氣息。能畫出如此“氣定神閑”的水仙,想必當時的畫家,亦是氣定神閑的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嚴復 行書《移疾》四屏

        水墨紙本 立軸

        104.5×28.5cm 約2.7平尺(單幅)

        題識:為詡昌吾兄有道屬,弟復。

        鈐?。?/span>幾道私?。ㄖ欤?、侯官嚴氏(白)

        釋文:朝來移疾臥虛堂,登屏文書日更長。鷗鷺近人情漸熟,簾櫳欲雨意先涼。紗巾自照清池影,蕊笈閑銷古篆香。莫恨微霞侵綠鬢,為渠歌盡少年狂。

        出版:

        1.《嚴復墨跡》P32-33,福建省美術出版社,2004年。

        2.《嚴復翰墨》P39,福建美術出版社,2005年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“閑”之一字,在林紓的思鄉中,也在嚴復的《移疾》中,煌煌四屏書法,僅僅以一首宋人陸游的《移疾》詩“朝來移疾臥虛堂,登屏文書日更長。鷗鷺近人情漸熟,簾櫳欲雨意先涼。紗巾自照清池影,蕊笈閑銷古篆香。莫恨微霞侵綠鬢,為渠歌盡少年狂”涼意侵簾攏,篆香的輕煙緩緩繚繞在虛堂之中,詩人于清池畔照見了自己的身影。這本是求退之詩,卻透露出閑靜的氣息,嚴復以寬博端莊的字體一氣呵成,瀟灑貫徹,張弛有度,以嚴復獨有的凝練儒雅展現出“閑靜”的風度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自古人生何其樂,偷得浮生半日閑。

        這世間最奢侈的,大概就是“閑”之一字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弘一 行書《半閑老屋》

        水墨紙本 軟片

        7.5×25.5cm 約0.2平尺

        題識:歲次鶉尾沙門一音。

        鈐?。?/span>弘一(白)

        釋文:半閑老屋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東南秋拍

         

        拍賣時間

        2019年10月12-13日

        拍賣地點

        融僑皇冠假日酒店三樓·皇冠廳

        (福州市臺江區江濱西大道100-1號)

        預展時間

        2019年10月9-11日[9:30-18:00]

        預展地點

        東南藝術中心

        海峽文化產權交易所展廳

        (福州市楊橋東路雅道巷)

         

        相關新聞
        熱門新聞
        新聞搜索

        地址:福建省福州市鼓樓區楊橋東路19號壽山石文化城二樓

        傳真:+86-591-8831 8356

        微信:fjdnpmwx

        郵箱:admin@fjdnpm.com

        東南拍賣微信號

        Copyright ? 2010-2020,www.celexadosage.com,All rights reserved

        中文域名:東南拍賣.cn 版權所有 ? 福建東南拍賣有限公司

        閩ICP備12005744號

        閩公網安備 35010202000256號

        足彩500